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节能研究 / 正文

“蓝天保卫战”不该对煤化工“一刀切”任性后患无穷

2019-01-09

    2018613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部署实施蓝天保卫战3年行动计划。会议指出,要按照党中央、国务院部署,顺应群众期盼和高质量发展要求,在“大气十条”目标如期实现、空气质量总体改善的基础上,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和长三角地区等重点区域为主战场,通过3年努力进一步明显降低细颗粒物浓度,明显减少重污染天数。

伴随着蓝天保卫战在各地打响,污染防治骤然成为当地政府前所未有的紧迫任务。在此背景下,一些地方政府不约而同地一刀切向能源化工企业。煤化工更因与煤沾边而遭遇围剿打压。

一股脑严禁,无条件限产

20186月上旬,陕西省出台《陕西省2018年错峰生产实施方案》,明确61日至831日、1115日至次年315日分别为夏季和冬季错峰生产时间。其中,夏季借峰生产期间,关中地区石油化工行业实施限产20%左右(以设计生产能力核算,下同),煤化工、焦化行业分别限产15%20%;冬季错峰生产期间,关中地区焦化企业限产30%,石油化工、煤化工行业限产20%……这是陕西省为落实《铁腕治霾打赢蓝天保卫战3年行动方案(20182020年)》的重大举措。

不仅如此。根据该方案,今后几年,陕西省要率先关停搬迁关中核心区企业,重点压减煤化工等企业产能;禁止在关中核心区新建、扩建和改建煤化工等项目,力争用3年时间,将全省煤炭消费量压缩1500万吨。

“关中核心区包括了西安、咸阳、宝鸡、渭南、铜川,以及杨陵农业示范区等陕西主要经济区,不仅存续有大量传统煤化工项目,也建成并布局了不少现代煤化工项目。这个方案的发布和实施,会对关中地区现有煤化工企业的生产经营与提质增效产生重大影响,也将对陕西省能源化工行业产生不利影响。”陕煤集团基建部副部长杨忠绪表示。

据记者了解,类似政策在全国并不鲜见。甚至可以说,那些拥有煤化工产业的地区在改善大气环境的努力中,几乎都拿煤化工开刀。

在北京,原国家环保部于2017821日印发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规定:京津冀及污染通道内的2+26城市,每年101日至次年331日,将焦化企业出焦时间延长至36小时以上,位于城市建成区的焦化企业出焦时间需延长至48小时以上。

在山西,2018530日,山西省人民政府印发《山西省大气污染防治2018年行动计划》,称要在20186月底前,基本完成煤化工等重点行业的挥发性有机污染物治理;焦化行业自2019101日起,所排放二氧化硫、氮氧化物、颗粒物、挥发性有机污染物执行更加严格的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标准。主要煤化工基地晋城市要求在全市范围内实施总量控制,不再新建包括煤化工在内任何涉排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的项目。

在河南,2017615日,河南省政府下发《关于打好转型发展攻坚战的实施方案》,要求包括河南平煤蓝天化工有限公司在内的152家危化品企业(不少为煤化工企业)按规定时间搬迁入园。

在内蒙古,2017630日印发的《内蒙古自治区2017年度大气污染防治实施计划》规定:严禁审批炼焦、电石等新增产能项目,加快推进化工、焦化、电石等行业提标改造进度,预期不达标的坚决依法关停。

在河北,20181月下发的《河北省蓝天保卫战3年作战计划和冬季清洁取暖3年规划》明确:2018年至2020年,该省将对河北阳煤正元化工有限公司等煤化工企业限量生产,对大型焦化企业错峰生产。同时要求中小煤化工企业在冬季取暖季的4个月时间内全面停止生产,包括河北金石化工有限责任公司、河北新化股份有限公司、阳煤深州化工有限公司等35家危化品企业被要求搬迁改造。

在天津,2018614日,天津市发布《天津市2018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要求化工(含煤化工)等行业现有企业以及在用锅炉,自2018101日起,执行二氧化硫、氮氧化物、颗粒物和挥发性有机物特别排放限值;采暖期间,焦化等重点行业实行差异化错峰生产,涉及大宗原材料及产品运输的重点用车企业实施秋冬季错峰运输。

北方地区煤化工遭遇了政策打压,南方省市煤化工同样不受待见。

20169月,《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正式出台。在这个涵盖了205万平方公里国土面积,涉及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重庆、四川、云南、贵州等11个省市的《纲要》中,包括煤化工在内的危化品项目被给予最严格限制和控制。

在安徽,20182月出台的安徽省印发《2018年安徽省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工作任务》中,要求每年121日至次年2月底,化工、焦化等行业实施错峰生产,重污染天气期间加大限产比例。

在湖北,20185月,湖北省出台文件,严禁在长江干流及主要支流岸线1公里范围内新建布局重化工及造纸行业项目,并列出了沿江重化工项目搬迁、整改清单和时间表。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经有超过10个沿江省市制定了详细的化工企业关停并转数目及总体目标。

至此,在始发于京津冀地区、扩大到全国各地的蓝天保卫战中,包括现代煤化工和传统煤化工在内的整个煤化工产业成了被打击围剿的重灾区。

“一刀切”后患无穷

记者在采访中,听到许多业内人士表达了同样的态度:治污减霾、改善环境是利在当代、造福子孙的善举,我们举双手赞成。但在雾霾成因未彻底搞清楚之前,就不分青红皂白地将煤化工列入高污染行业并对其围追堵截,不仅会影响地方经济健康发展,治污减霾也很难收到预期效果。

2018418日,河北省石化协会组织召开该省重点石化企业座谈会。会上不少企业呼吁政府不要对煤化工搞“一刀切”,更不应动辄就要求企业搬迁、限产、停产,而应给予那些投入了大量资金、配置了先进环保设备、实现环保达标的企业区别对待,以达到鼓励先进、淘汰落后的目的,收到环境治理效果。

相比河北省的温和反应,陕西省煤化工企业的反响更加激烈。

“煤化工装置由多种先进技术集成,能够集中处理废气、废水和废渣,实现‘三废’资源化利用和能源梯级利用,已经被验证并公认为煤炭高效清洁利用最有效的途径之一。在中国中长期仍将以煤为主要能源的现实条件下,健康有序地发展煤化工,才是减少甚至避免煤炭大量粗放使用带来环境影响的良策。”陕西延长石油集团煤化工首席专家李大鹏对记者说。

他以延长石油集团开发的煤提取煤焦油与制取合成气一体化(CCSI)和煤提取煤焦油与制甲烷一体化(CCMI)技术为例。两技术的核心单元是在同一个反应器内完成煤的热解反应及半焦的气化反应,再以空气及水蒸汽作为气化剂,煤粉在上端的热解区进行快速热解生成煤焦油、半焦末;煤焦油进行深加工生产高附加值清洁油品或化工产品;半焦末返回到下端的气化区气化成热值1200千卡/立方米、有效气含量超过35%的合成气;合成气既可直接进入锅炉燃烧,也可经脱硫、除尘净化后作为燃气轮机的燃料进行发电,或者经甲烷化生产清洁能源——天然气,最终实现煤炭高效、清洁、高附加值利用。

不仅如此。中低温热解转化过程能够最大限度阻滞煤炭分子中的有机硫、有机氮向气相中转移,相当于实现了燃烧前的脱硫脱硝。而热解处理后的粗合成气,其有效组分只有一氧化碳和氢气,进锅炉燃烧后所产生的氮氧化物浓度仅相当于燃煤烟气中的20%25%。因此,运用CCSI技术,其烟气中的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分别较燃煤发电削减99.95%80%71%以上;若将粗合成气除尘净化后进入燃气轮机发电,则可直接实现超净排放。

“这样的技术,明明是治霾良策,怎么反倒成了打压对象?”李大鹏想不通。

陕西北元化工集团有限公司负责人表示,在20172018年冬季供暖期间,公司按要求实行错峰生产,水泥回转窑系统负荷率降至66.1%,水泥粉磨站系统负荷率降至20%以下。由于水泥生产所用原料主要是炉渣、粉煤灰、脱硫石膏等固体废渣,低负荷率运行后,这些废料无法全部妥善处理,反而造成了资源浪费并加重了污染。这表明对企业简单地压产、限产、错峰生产,其效果可能适得其反,甚至会加剧大气环境污染。

陕煤集团蒲城清洁能源化工有限公司管理层认为,对需要连续运行的大型化工装置限产或错峰生产,既缺乏科学常识,还会陡增诸多隐患和风险。20172018年冬季供暖错峰生产期间,该公司不仅减少了聚烯烃产量11万吨、减少营业收入7.9亿元,还因低负荷率运行,使产品单耗直线上升。其中,吨烯烃耗甲醇由满负荷时2.9吨增至3.3吨,耗水由24吨增至33吨,电耗由1420千瓦时增至1840千瓦时。同时,低负荷率运行还导致装置大幅波动,操作与控制难度增大,安全环境风险加大。另外,由于装置低负荷率运行时,系统难以实现热平衡,所需热量只能通过加大锅炉负荷率与出功率,导致公用工程消耗增大,锅炉烟气排放不减反增。

陕煤化工集团总经理梁玉昆说:“对化工生产特性了解的人都知道,化工装置负荷率越低,装置的稳定性就越差,安全环境风险和单位产品的综合能耗就越高,企业整体风险就越大。因此,为了治污降霾,就要求能源化工企业限产或错峰生产,其效果必然会南辕北撤。”

陕煤集团榆林化学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张小军从另一个角度分析认为,一刀切地要求企业限产停产搬迁,这是政府管理出了毛病,却要企业吃药。他说,比如我原来所在的企业,渭化集团自建厂以来,始终合规生产经营,其排放一直符合各阶段标准和法规。现在忽然说其安全防护距离不达标责令搬迁。这明明是政府规划有问题,或者压根就没有科学的长远规划,现在却来折腾守法合规企业,这和医生尚未诊断出病因就胡乱开药有什么区别?这样做怎么能够真正治污降霾?

环保与煤化工不是冤家

令人欣慰的是:业内的建议、质疑和关注已经得到积极回应。

2018627日,在国务院印发的《打赢蓝天保卫战3年行动计划》中,明确提出要坚持从实际出发,宜电则电、宜气则气、宜煤则煤、宜热则热。

“国务院的这个文件,既没有要求煤化工在内的能源化工企业错峰生产或在某一时段减负荷生产,也没有对包括煤化工在内的能源化工企业一刀切地打压和限制,而是要求新项目应满足区域、规划环评要求,对存续项目分类进行入园升级搬迁、就地升级改造、依法停产整治(排放未达标企业)。这并没有封堵先进煤化工技术的推广应用和优秀煤化工企业的成长与发展空间。”一位业内专家表示。

石油和化学规划院高级工程师、能源化工处处长韩红梅建议业内借鉴山东省的做法。她介绍,山东是化工大省、用煤大省、煤化工大省,也是京津冀大气污染防治2+26城市重要省份,治污减霾压力比全国大多数省份都大。但面对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矛盾和治雾减霾的重压,该省并未像有些省份那样对“两高一资”行业简单粗暴地关停并转或一刀切地限制打压,而是在大量详实调研的基础上,统筹兼顾、做好规划、区别对待、分类分阶段实施,不仅收到了显著的大气环境治理效果,也避免了能源化工行业大起大落。

据了解,2017年,山东省启动了为期5年的化工产业安全生产转型升级专项行动,对全省工业园区集中排查清理,对符合区域及产业规划、配套到位的园区认定公示;对不符合区域及产业规划、配套到位的园区根据情况规范整改或取缔。同时明确:新建煤化工等项目一律进入正规园区;经排查达标排放企业,分批分次限期搬迁入园;排放不达标企业,坚决整改、取缔、关停。2018628日,山东省公布了首批符合标准要求的30家化工园区和1家专业园区。截至目前,山东省已经关闭转产了包括数10家煤化工企业在内的558家化工企业,停产整顿企业数量达2109家。

“搬迁入园提质改造令企业受益匪浅。”山东鲁西集团副总经理张雷的话验证了韩红梅的说法。

据他介绍,鲁西集团原来由分散在阳谷、平阴、东阿等地的11家企业组成。根据山东省政府统一部署,近几年,鲁西集团累计投资260亿元,将这些企业陆续退城入园,在聊城重组建成了煤化工、氯碱、氟硅、新材料一体化循环经济产业链,形成年产90万吨尿素、140万吨复合肥、40万吨烧碱、22万吨甲烷氯化物、10万吨氯磺酸、8万吨氯化苄、5万吨氯化石蜡、72万吨双氧水、2.5万吨碳酸二甲酯、10万吨二甲基甲酰胺、20万吨甲酸钠、20万吨甲酸、20万吨丁醇、17万吨辛醇、20万吨己内酰胺、7万吨尼龙66.5万吨聚碳酸酯生产能力,使企业规模化、集约化、一体化、多元化的优势凸显,盈利能力和发展后劲显著增强。

“同鲁西集团一样,烟台万华集团、青岛双星集团、滨化集团、明化集团等大化工企业均通过退城入园,开辟了新的发展空间,获得了更高水平的发展。这足以表明,基于实事求是、科学决策的化企搬迁,绝非简单的危险搬家,能令煤化工企业脱胎换骨、令地方增收减排。”张雷感慨。

更多的专家认为,综合考虑,中国现阶段不仅不应限制打压煤化工发展,还应坚定不移地规范、支持、促进煤化工,尤其是现代煤化工高水平有序发展。

其一,煤化工绝非污染排放和雾霾元凶。2017年,中国煤炭消费总量27.12亿吨(标煤,下同),其中,煤化工用煤2.4亿吨,仅占全国煤炭消费总量的8.8%。经过几十年发展,能耗高、污染重的小焦化、小化肥、小甲醇、小电石装置已经全部被淘汰,取而代之的是以先进气流床、流化床为龙头的大型甲醇、合成氨装置以及大型密闭电石炉。这些装置的尾气均经过净化处理并实现了资源化利用。特别是现代煤化工,集成了诸多先进技术装备,整体技术水平国际领先,大气污染物排放更少。

其二,煤化工可以提供清洁的固体能源如脱硫脱焦油后的半焦,又能提供净化后的水煤气、合成气、天然气以及高品质清洁油品,帮助相关企业节能减排。从这个层面讲,煤化工才是煤炭高效清洁利用最有效的途径,理应给予鼓励和支持,不断提高煤化工用煤比例,而非限制打压。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韩文科近日表示,根据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完成的整车运行和台架实验,煤制清洁柴油与国Ⅴ标准柴油相比,可使尾气中排放的一氧化碳、细颗粒物、氮氧化物和碳氢化合物分别降低24%49%12%34%。从这个层面讲,各界应对煤化工重新认识。在生态环境可承受的范围内,适度有序发展煤化工不仅现实可行,还有助于有关行业节能减排,减少用煤污染物排放,促进治雾减霾和大气污染防治。

记者了解到,不久前,倪维斗50位院士专家在呈报给国务院的一份题为《关于推进燃煤发电产业升级、强化机组深度高峰能力、提高可再生能源消纳水平,以推进节能减排的建议》的报告中指出:2017年,我国火电平均供电煤耗已经降至309克标煤/千瓦时,与欧洲相同,达到世界先进水平。但若采用CCSI技术对现有亚临界机组实施改造,或者新建以CCSI技术为龙头的煤化工耦合超超临界发电机组,将大幅降低燃煤发电行业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这表明:CCSI技术不仅能够实现煤化工装置本身的清洁生产,还能极大地削减火电行业的污染物排放,有助于治污降霾。

字体大小 [] [] []
来源:中国煤化工杂志 打印本页 ● ● 关闭窗口<< 返回顶端
网站首页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网上调查 | 成绩查询 | 历史回顾
主办单位:国家节能中心 京ICP备10038711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6228号
技术支持:北京易商海泰克科技有限公司
国家节能中心 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